第371章 第四百四十 一章 元月真身战鬼魔,魔心经现!【6k2】
书名:别人养蛊我养身 作者:黑茄酿啤酒 本章字数:716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1:09:46

(卷一)

谲阳大陆如今很乱。

三位谲阳共主带领少数一些领主,在前线与大宇仙朝的军队作战。

而,拥有祭鼎的七位大领主,如今也打得不可开交。

四位大领主所领精锐在圣地祭坛全军覆没,实力大降,剩下三位大领主加入对四领的瓜分中。

这场瓜分乱潮结束,便只会剩下三位拥有祭鼎的大领主,刚好合了谲阳共主之数。

届时,谲阳共主之争,也会落下帷幕。

在这种乱潮下,刚到谲阳大陆的鬼魔,想让乱潮更乱一些。

一日间,两个领被鬼魔摧枯拉朽般摧毁。

鬼魔来袭!

这个爆炸消息,瞬间传遍谲阳大陆。

若按往日,魔使作乱,谲阳共主会共同驱逐魔使。

可是谲阳共主如今为大宇仙朝的两半超脱者所缠,无暇分身。

一时间,各个领主,人人自危。

一般情况下,也不会有多个魔使同时作乱,虽与谲阳大陆为敌,但因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魔使一直将谲阳大陆当作魔心教的后花园。

被鬼魔摧毁的一处领地上空,道巽悠然而现。

看着遍地残墟,道巽皱眉:“鬼魔这是发什么疯?不是得到苏然的消息才来的谲阳大陆,可怎么到了此地,却大张旗鼓搞破坏?”

道巽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,完全不解鬼魔所作所为。

在道巽看来,鬼魔本是因苏然而来的谲阳大陆。

不过。

鬼魔没有一直闹下去,闹了五六后,鬼魔便停下了杀戮的举动,只枯坐于一山巅。

……

时间一晃而过,转眼一个多月过去。

三家分四领的乱潮结束,月怜领、红日领、匪江领三座领,成为其他领无可匹敌的庞然大物。

其他领,对三领,再无法形成半点威胁。

而三领中,属月怜领的势力最大,实力最强。

谲阳大陆的人都已明白,谲阳共主之争即将结束,三个谲阳共主的席位,将落到月怜领、红日领、匪江领的领主头上。

另一边,与大宇仙朝的战争,谲阳大陆依旧在节节败退。

随着谲阳共主之争的即将结束,前线作战的谲阳已经很少,所有谲阳都知道,新谲阳共主产生之日,就是击退大宇仙朝之时。

一些中小领主,纷纷开始向月怜领、红日领、匪江领送礼,将领中谲阳奴送上,换得一个在新谲阳共主统治下继续当领主的机会。

在此种形势下,整个谲阳大陆的谲阳奴,都在向三大领主汇聚。

没有谲阳奴愿意成祭品,但这由不得他们。

月怜地浆区。

“已经定下了,半个月后,三家共同在圣地祭坛前举行献祭大典,成就谲阳共主。”月奴儿匆忙来至苏然前,告之刚得到的消息。

苏然点点头。

自从在九沟泽渊与神秘存在通过祭献之力对话后,这一个多月,苏然没有任何动作,只安于地浆区之内。

他没有动作,也没有麻烦上身,心中便已确定,那个神秘存在,没有再关注他。

“对了,你让查的关于谲阳不老山之事,我已查好,”月奴儿继续道,“谲阳不老山周围,有极强的域力流,这域力流,可进不可出,即便半超脱者,也无法打破。

也无人可通过域力流探测山中情况。

因为上了不老山,便再无法下山,除非到寿命极限,否则不会有人上山,山中人应该不多。”

在尘世间,真正能活到寿命极限之人,少之又少。

像仙宇不老山的人,大多是未到寿命极限就上山的。

一个人修为再高,总会遇到不可预知危险,让其陨落。

如月奴儿所说,谲阳不老山的人,确实不会多。

月奴儿:“而且,听说主魔和古都曾在立于谲阳不老山前,但一番思虑后,他们都没有选择上山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去谲阳不老山,在苏然的计划之内,不过不是现在。

“那鬼魔呢,还在那山上?”

“在的,鬼魔枯坐山巅近一个月,也不知在干什么,等新谲阳共主诞生,又击退大宇仙朝后,就会驱逐鬼魔。”

鬼魔……

苏然目光悠悠,是应该见一面了。

一步踏出,苏然消失不见。

一个月前得知鬼魔出现在谲阳大陆,苏然便知他在面具中看到的两个光点,一个就是鬼魔,向他靠近的,也是鬼魔。

当时,他就想直面鬼魔一次。

不过忌于与神秘存在对话过,还被封印了一次,便决定先蛰伏。

见鬼魔,苏然一是想试出如今的实力。

他现在绝对拥有半超脱者的实力,但却未与半超脱者对战过,无法给自己实力定位,这对他接下来的计划,有很大影响。

谲阳共主有三位,他若出手,必定要强势将其镇压,不给对方半点逃入圣地祭坛的机会。

圣地祭坛苏然也试过了,进不去,也破不开。

第二个目的,便是想通鬼魔之口,了解魔心教的近况。

鬼魔的状态非常不对劲,屠杀了几日,又枯坐山巅,这显然不是正常魔使的行径。

说起来,苏然与鬼魔也算有点交情,共同策划千魔扬名之战,苏然还曾给过鬼魔一份极域之力。

至于在鬼魔前暴露位置,苏然也不是很担心。

有九沟泽渊在,躲一次天机算蛊的推算不成问题。

主魔手中,也仅有一只天机算蛊。

九沟泽渊所在地界的地下魔宫,苏然又捏了一副魔使面具,并将魔使面具戴上。

他自不会亲自去寻鬼魔,让鬼魔寻他便好。

面具之内,还是只有两个光点……

在苏然戴上魔使面具的一刹,枯坐山巅的鬼魔,猛然睁开双眼,朝光点指向的位置疾飞。

暗中潜伏了许久的道巽,也随之而动。

鬼魔赶路极快,每每通过地下魔宫,没多时,便出现在九沟泽渊地界,然后向下一钻,入了地下魔宫。

道巽在几乎同时间抵达,他眉头紧皱,枯坐一月的鬼魔忽然而动,绝对不正常,发生了什么事……?

……

地下魔宫。

穹顶撕裂,鬼魔身影,浮现在苏然的视线中。

“好久不见,鬼魔。”苏然淡然一笑。

“千魔,真是你!”

鬼魔神色凝重。

“怎么,不想见到我?”苏然奇怪道,鬼魔见到他,竟没有半点开心之色……

鬼魔摇摇头:“我确实不想见到你,我在谲阳大陆公开行径,希望有魔使来联系我,但不希望是你,一个月前戴起魔使面具的人,也是你吧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苏然点点头。

经历过仙宇四方泽渊一事,苏然与魔心教,本算死对头,如今两人见面,倒未有半点剑拔弩张之势。

“说吧,引我来何事?你知我位置而故意引我,想必你如今的实力大涨,已能从容在我手中退走,而外面,想必也有五步半超脱者在接应你,又或者,现在的你,只是个分身。”鬼魔淡淡道,没有动手意思。

“你倒看得透彻。”

苏然不知什么五步半超脱者,但也一想就通,估计鬼魔以为他背后有五步半超脱者作为靠山。

“我想知道魔心教最近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这段时间来,魔使面具中只有两个光点,除你我之外,只有一人戴起魔使面具。”苏然沉声。

“你也发现呢?”鬼魔轻笑,“看来,魔心教,是真出问题了。”

“与你说吧,我联系不上其他魔使,面具上剩下的那个光点,我也不确定其是不是一位魔使。”

“怎么可能!”苏然脸色一变。

“大约两个月之前,面具内的光点,一直都是九个,且九个光点聚集一处,那处地方,是我魔心教总坛,但两个月前的一天,突然有一个光点消失,此后便是每两天消失一个光点,最后只剩一个光点……”

苏然:……

这是真出问题了啊!

光点有规律的消失,且消失后没有再现,这明显有大问题!

“既然光点在总坛消失,你没回去查探?”

“呵,主魔他们都在总坛,若真出了祸事,我回去有用?”鬼魔冷笑。

“那魔仆呢?”

“总坛非半超脱者不可入。”

苏然:……

非半超脱者不可入,那魔心教总坛,还真是一个险地……

鬼魔现在的状态,很悲观。

魔使出事,苏然并不觉意外,疑似为超脱者的神秘存在,都与他对过话,就算魔心经全军覆没,也不足为奇。

若魔心教只剩一个鬼魔的话,那他就彻底安全了。

“你告诉我这些,是想我替你探一探总坛吗?”

“不错,你有分身之术,可无伤入总坛,而且,通过魔使面具的那个光点,你也可以定位总坛的位置,总坛所在,域力流混乱,就算古去了那里,也未必能找到总坛位置。”

苏然摇摇头。

他又不傻,知道魔心教出问题便好,具体出了何问题,他毫不关心。

再说,他的月体,也不是万能的,与主身有距离限制。

“罢了。”

见苏然拒绝,鬼魔长叹道:“不靠你,我也未必不能查到总坛内发生了何事,只是可惜了一只天机算蛊……”

天机算蛊?

苏然一顿,眼中旋即寒光一闪,冷声道;“最后一只天机算蛊,在你身上?”

嗯?

鬼魔也神色一震,千魔……这是有点想法啊!

“怎么,想对我动手?”鬼魔冷笑,一步退开,身躯开始透明化,“天机算蛊确实在我身上,你有与我交手的自信?”

……

(卷二)

自信?

苏然轻笑。

单纯交交手的自信没有,但借交手的幌子,将鬼魔拿下的自信,倒很大!

从九转月仙到半古月虚,到半古月实,苏然修为大涨。

半古月实阶段,还是五个月牙印记达上弦月圆满,实力与当初,早不可同日而语。

解封后的元月真身,他还从未用过……

鬼魔的实力,在魔使处于靠后的位置,不会太强,鬼魔的绝招,在于化为无形,缥缈无踪。

而且。

与鬼魔直面的肉身,是苏然主身。

月体和主身可以共用域力,但元月真身,唯有主身可以用。

火花就这样一触即发。

苏然九月禁虚已经展开,即便鬼魔已化为无形,也在禁虚的范围内。

“千魔,真要与我交手?”

“我想要那只天机算蛊,今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纵然魔心教只剩你一人,我也不会针对你。”

“呵,我倒要试试你本事。”

轰隆隆!

鬼魔已然出手。

魔宫之内,出现了小范围的域力轰鸣之音,九月禁虚的边缘,出现了强烈的域力波动。

但即便如此,苏然也无法确定鬼魔出手的位置。

禁虚域力在鬼魔的攻击中急速消耗,但消耗量,还在苏然的即时恢复量之内,鬼魔,破不开九月禁虚!

不过。

苏然也发现,他能困住鬼魔,靠的只是一个量,这个量对于他来说稀松平常,对于九转蛊仙和谲阳来说,就是一秒抽干之状,鬼魔的消耗肯定不会有他那么大,半超脱者也是九转蛊仙,两者的域力量一样,只是半超脱者的域力,更加高级。

也就说是,幻仙蛊的域力,虽然特殊,虽然号称完美域力,但实际威力,还比不上高等域力之上的域力。

要知道,幻仙蛊如今也是极限状态,已吸收过几百份蛊之精,达到了饱和状态,无法再提升。

鬼魔尝试攻击了一阵,徒劳无功,身形又重新凝聚而出,冷冷道:“你果然不是魔使,修的也不是魔心经,你现在,也根本不是半超脱者之境,但却能凭域力量一时困住我,而且,你的域力恢复速度,堪称恐怖,一刹的域力恢复量,比九转蛊仙的全身域力量都多。”

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怪胎!”

“试试我这个。”

九月极域!

苏然对鬼魔一指。

极域域力瞬间笼罩鬼魔所在,不过,鬼魔被定住的一瞬,便化为虚无,捕捉不到踪迹,极域域力自行消散。

鬼魔再度凝聚身形:“你这点手段,还难不住我。”

“那这个呢!”

雷神枪瞬间现于苏然之手,无敌气势从苏然身体爆发。

无敌金域!

苏然一枪点出。

枪尖点过,鬼魔身形,再度消散。

不过,消散之时,有一道惨叫声伴生而起。

无敌金域的一枪,伤到了鬼魔!

“这是什么域力!”

“不是高等域力之上,却能伤到我,气息与你之前的域力有点像。”

“你身上的秘密,还真是惊人,难怪主魔和古都要拿你!”

鬼魔的声音,带了一丝惊恐。

无敌金域,是金之域力与无敌域力的结合。

这段时间修为的突破,便是全突破到了金之域力和真毒之力上。

修为的突破,没能帮助到幻仙蛊和帝源蛊,但域力量的增加,也给幻仙蛊带来了不小帮助,使得幻仙蛊的域力,能困住鬼魔。

修为突破的过程,金之域力与真毒之力,在追渐变得完美,与幻仙蛊的三门域力一样变得完美,但也不是仅仅变得完美,两种域力还在提升一些其他方面。

完美域力并不是终极,它只是一种本质的状态,是一种定性,每一门完美域力,都有其自身的威力,并可以成长。

像幻仙蛊的域力,原本也没有这么强,只是在吸收大量蛊之精后,才达如今这个地步,但如今的地步,似乎已是幻仙蛊的极限,幻仙蛊不可再吸收蛊之精。

而金之域力和真毒之力,借助于苏然修为的增长,在威力上,已大大超过了幻仙蛊极限的那个坎,所以金之域力和真毒之力会更强。

苏然目光幽幽,望了望魔宫的穹顶,似乎不够高……

不知捅破了穹顶,会如何?

金之域力已经比鬼魔的的域力强,如今状态的苏然,实力也在鬼魔之上。

但单靠此状态的苏然,拿下鬼魔有点难。

在半超脱者中,不比鬼魔高个两阶,也难拿下鬼魔。

思索间,苏然的身躯,已经开始急速膨胀。

十米、二十米、五十米、一百米……

五百米!

元月真身!

苏然全身变成了金色,有着神圣的光辉,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感,从苏然心底,油然而生。

九个月牙印记,在胸口处,散发着璀璨的金光。

“我当无敌!”

元月真身成型的一刹,苏然不禁喊出。

完全是无意识之话。

他感觉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,觉得自己无比高贵,而所在的位置,犹如粪坑一般,让他难以忍受。

鬼魔的身影,清晰地出现在他一对金色的瞳孔内,无所遁形。

恐怖的域力量,正在疯狂消耗,根本无法维持元月真身。

九月禁虚已经消散,根本没有多余的域力维持九月禁虚。

魔宫的穹顶已被强大的身躯捅破,苏然上半身,已钻入诡海之内。

咕隆。

一大口诡海水从口中而入。

“咦,味道还不错……”

苏然瞬间饮了几大口,竟还发现,这诡海水,能助他恢复域力。

原本全身的域力量,只能维续元月真身一分钟,而喝着诡海水的话,不知能维续多久……

他现在很强,全身都强,金之域力也变得更加粗大。

金之域力的最小单位为一缕,所有域力都一样,而元月真身下金之域力的最小单位,为原五十缕金之域力的集合。

魔宫震动,诡海之水也疯狂涌动。

鬼魔在魔宫内颤抖,他也知道九月禁虚散去了,但他走不掉,在元月真身的脚下,根本挪不开半个步子。

看着眼前这个巨人,鬼魔感受了崇高,感受到了对方的高贵,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低贱。

他兴不起半点的反抗意思。

纵然他能调动全身的域力,但就是不敢出手。

似乎眼前的巨人,对他有血脉上的压制!

这个巨人化变身,不是与主魔用的那个秘法一样?

为何给人的感官,会如此不同?

而且,这个巨人,还是通体金色!

“嗯?”

苏然的目光,也撇到了脚下的蝼蚁。

鬼魔为何不逃?

元月真身下的苏然,根本没把鬼魔当回事。

严格来讲,他没感觉到鬼魔对他有半点威胁。

苏然冷哼一声,巨掌朝鬼魔拍去。

鬼魔直接僵立原地,直到头贴上巨掌,鬼魔也无半点反抗。

苏然巨掌停住,困惑:“你,怎么回事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

鬼魔欲言又止。

忽而,‘嘭’地一声,鬼魔身躯直接炸开,瞬间消解。

鬼魔,陨。

苏然:……

他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他还没动手,鬼魔就倒下了……

他还想试下自己的极限战力,与鬼魔硬碰一招,现在,试了个寂寞……

鬼魔根本没给他对拼的机会……

鬼魔死亡的位置,一本黑色经书,凭空浮现。

魔心经!

苏然瞳孔一缩,身形开始继续回缩。

与魔心经一起出现的,还有一个黑色的四角星标,及,天机算蛊!

苏然瞬间就被天机算蛊和魔心经吸引了。

鬼魔,还真有一直天机算蛊!

天机算蛊可是好东西,苏然当然想拥有,他也想用天机算蛊,算出世间的所有隐秘。

至于魔心经……

魔心经为何会在鬼魔死亡的位置出现?

苏然不解。

魔使死亡后,魔心经会随机出现,出现在魔使死亡地点的概率,几乎没有。

“是鬼魔死在魔宫导致的?”

苏然不禁猜测,魔宫算是魔使阵营的核心地盘,谲阳经都可以在魔宫内被书写,魔心经的出现,或许与魔宫有关。

死在魔宫的魔使,魔心经会伴随而现……

苏然赶紧将魔心经翻开,大量熟悉的经文,涌入苏然脑海。

片刻之后。

呼——

苏然长舒一口气:“果然,魔心经就是真阳经的一个缩减版本,还加入了大量真阳经不存在的经文。”

魔心经,是一本缺陷之书!

谲阳经、魔心经、真阳经,原则上都是一本书,但前两本被魔改了。

谲阳经和魔心经,都有大缺陷,与真阳经相差甚远。

苏然又取一本老早用过的内观经。

内观经是神蛊道修行体系中的一篇,苏然借内观经,可神游记载了谲阳经的金色书页处。

内观经正是改编于魔心经的一部分经文,这部分经文,又是真阳经没有的。

内观经,根本就不是神蛊道的开创者凭空创作的。

不难猜测,当初流落中域洲的那本魔心经,最后落到了神蛊道的开创者手中,并受魔心经启发,而创出内观经。

那本魔心经,估计已随着历史一起消散。

魔心经上也有魔仆的改造控制之法,无甚大用。

“都是棋子罢了。”

苏然摇摇头,冷笑一声,又望向最后一个四角星标。

只是。

四角星标一到手,苏然脸色微变。

“这个星标,不是鬼魔的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